•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欧美高清狂热视频 localhost ,外国0ldman

    来源:永州日报

    POST TIME:2020-4-3 19:22

    曾经辉煌 如今落寞 这座熟悉的楼,熟悉的钟表 以后真的看不见了 昔日繁华的商业街 如今早已落寞 让我们一起再来看看它现在的样子 很快 象征着一个时代的渤海大厦 就将与沧州人挥手告别 渤海大厦东侧一个胡同, 隔着围挡望进去, 一片狼藉, 像是被圈在了上个世纪。 现在的这个胡同门可罗雀, 尽管附近熙熙攘攘, 但极少有人来到这里。 很难想象, 这里曾是沧州人购物的必达之地, 曾经也是人头攒动,接踵摩肩。 还有人记得大厦楼顶上的铁皮亭子吗? 那曾是个游乐园, 对于80后来说, 这里有他们童年美好的回忆。 20多年前, 那里的碰碰车吸引力十足 现在,他们早已无人问津 未来,新商业将取而代之 老沧州商业区最后的区域即将拆迁 让我们一起回忆一下 渤海大厦的前世今生 老沧州人记忆最深的当属城隍庙,也就是老沧州的市场街,这里是沧州最繁华的地方。据《沧县志》记载,沧州城隍庙,明朝初年建立;弘治十七年,知县马奎重修;正德八年高夔铸铜为像;清乾隆五十九年知州复重建;道光五年知州潘国诏重修;同治十三年知州戴增福,光绪十二年知州骆寿先先后加修;光绪十九年乐营管带范天贵、防御安营四品府典陈其浚复修;民国十二年王雁宾、李瑞亭等呈请县府改建商场;民国十七年改为中山市场。 为了了解城隍庙昔日风貌,记者找到了当年这里的老居民于淑心,她是上世纪50年代的老大学生,当时住在小南门附近。这位学农机专业的老人,毕业后在农林系统工作,她非常热情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于淑心告诉记者,城隍庙又叫城爷庙,解放前,是沧州城内香火最盛的庙宇之一,遗址就是现在的渤海大厦及南端一直到盐百。小时候她经常和小朋友在里面玩儿,印象很深刻。 于淑心说,她少年时代听老人们讲过当年城隍庙的样子,从当年沧州老城城外,进小南门沿顺城街向东走,不远就是城隍庙的山门。当时城隍庙正殿后门的正上方,悬着一块木匾,上面写着“城隍庙”三个大字。正殿中前后有两尊城隍神像,后面一尊是泥塑的,前面一尊是木制的。木制的城隍神像身穿丝绸面料的大红官袍,头戴乌纱帽。按动它腿上的机关,他就可以站起来,两手也能动,两眼也能转。 每年正月十一这一天,是城隍爷出巡的日子,人们抬着城隍爷围着沧州的大街小巷转,看热闹的、许愿的、做小买卖的,人山人海,非常热闹。城隍爷出巡成了当时士农工商全民参与的盛大活动。大殿和门之间的院落里,有一座小木楼,平时一些京剧爱好者在上面唱戏,每年正月十五,还举办猜灯谜活动。 如今,全国很多地方都还保留着城隍庙,最有名的应该属上海城隍庙。然而沧州的城隍爷却没有这么幸运,城隍庙在史书中,留下曲折的生命轨迹后,灰飞烟灭。 头顶一线天空,走在渤海大厦东侧狭长的过道里,数着地面的石板,我们依稀看到当年的景象:熙熙攘攘的人们,拖着长辫的,穿着长衫的,他们鱼贯而入,又瞬间消失。 古老的城隍庙,曾经是沧州文化的载体,见证了沧州的繁荣发展,目睹了沧州人民所承受的灾难与苦痛。城隍爷,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只有书中才会出现的神话形象,隐没进历史。 照片记录我们的青春故事 这次老照片的提供者,是57岁的宗增顺,他一名退休职工,也是一名建筑专题摄影爱好者,更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沧州人。26年来,他走遍沧州市的大街小巷,用镜头记录下了这座狮城的匆匆脚步。 宗增顺对老沧州城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小的时候,我就住在运河岸边。我对世界的认识,除了当时的课本,就是运河上来来往往的帆影。南边的船来了,抛了锚,系好缆绳,货殖装卸,洗漱茶炊,与明人唐之淳过沧州时所写”渔人扣舷语,篙子中夜饭“的情景正相仿佛。小心地晃过舢板,跳到船里和船家的孩子们玩,是一件开心的事。船在码头上呆几天,我们就玩几天。经常是,和船上的小伙伴约好了游戏,好不容易熬到放学,赶到岸边,那船却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河水袅袅荡漾。” 鼓楼街、缸市街、东风路、天一坊、向阳饺子馆……那些他小时候经常走过或时常出入的地方,自然就成为他镜头中的风景。 一起走过多少个春秋以后 沧州渤海大厦 要永远地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 我们怀念它曾经的辉煌 也希望她的未来越来越好! 再见! 沧州渤海大厦!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7129025733350022&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高清狂热视频 localhost ,外国0ldman sitemap